貓與我之五:小鳳老師 (暫用台東的彰化銀行照片)走進台中大里市的彰化銀行,向櫃檯人員說明來意後,他們都驚喜的說:「妳就是王伯伯台東的女兒?」「他每次來一定會說,他在台東有個當小學老師的女兒喔!…」.「王伯伯的人好風趣喔!」 我好感動!第一次到父親熟悉的地方,就彷彿每次跟在父親身邊… 小時候經常與弟弟一個坐前座,我則坐在父親古老又大的二手腳踏車後座。每次抱住父親的大腰,常想:如果我會變魔術~就可以把自己的小手,像愛說謊木偶(皮諾丘)的鼻子,慢慢地 變 長。 聞著父親身上熟悉的體味,那時,把小臉緊緊的靠在又厚又大的背上,我快樂得就像~ 擁 有 全  世  界… (msata轉角花園裡的西洋杜鵑) 辦妥手續,一位小姐親切的帶我到刷卡機前。當刷卡機「恰恰~恰恰」聲響時,存摺簿上清楚的記錄著13:30第一筆入帳…(正好是我到達門口的時間) 我心裡終於明白,為何父親要如此辛苦附在野貓身上,天天在十六樓的公寓找我。 (轉角花園的風鈴木) 他是要告訴我:「小鳳啊!我還有錢未領出來啊!」他相信,只有我才可以領會及感應他的心意。由此印證,小時候父親常在親人面前感嘆:「小鳳如果是男的~就好了…」 他完全信任我。 原來父親有買基金,在過世前十天剛賣掉兩筆,一共是五十多萬。之後,我到他與母親的租屋處,找到他的筆記本,因為爸爸有做筆記的習慣。為了繼承他的基金,準備回東後,隔週的星期日晚坐usb夜車上台北,週一再請假辦理轉戶事宜。 回東後拜訪多位台東命理界的老師:「家裡辦喪事丟車子找得回來嗎?」有的老師看一看命盤(文卿的)搖頭說:「沒希望啊!有喪事就是帶衰啊! 」 有的更誇張,一聽我的來意,就猛搖晃著手篤定的說:「不用看了!依我多年的看盤經驗,百分之百找不回來啦! 」我千拜託萬哀求:「看一下嘛!說不定我爸爸跟別人不同喔!… 」 固執的我仍不信邪,最後請文卿帶我到心園茶藝館(已搬到知本)找穆哥(暱稱)。本來他有客戶,見我憂心忡忡即快速接下文卿的命盤。 (台東心園民宿是穆哥的家~也在此論命盤) 要進去之前,與文卿打賭~找不回來我標會最多四十萬補貼買車子;若找回來,竊盜險理賠要給我!很快地我們達成協議usb。 穆哥將文卿的命盤丟到我手上說:「這張命盤根本沒丟車,車主的名字是誰啊! 」 (心園民宿的前院) 我才恍然大悟:要命!那輛車雖然是文卿在開,但是為了省保險費,全家只要是兩輪以上的或不動產,貓貓狗狗 全是我的名下… 文卿的摩托車是唯一屬於他的! 他常開玩笑:「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他,他只好騎著心愛的摩托車 流 浪 街 頭~ 幸好我有帶自己的命盤。穆哥看了看說:「喔!車子好好的,停在一條巷子裡,沒有被破壞…」 「是 五月一日 上午寅時丟的?嗯…五月七、八、九、日三天,妳們會感覺車子要回來了!」 「尤其是妳老公,因為他與車子情份深;幸好名字是妳~今年妳的運最強,所以碰到的竊賊 ,只是拿車上的音響餐飲設備或其他值錢的東西…」, 「對了!如果那三天再沒回來,五月十四號晚上十點半,警察會打電話給車主~而且是妳接的電話! 」 聽了老半天,覺得就像在聽卡通故事,我馬上反駁:「家裡的電話我一向不接…」 穆哥丟一句:「如果不信硬要趕著買車,隨便妳!到時候車子回來了,要繳稅金時可不要叫喔! 」 轉身又繼續跟他的客戶聊命理。 回家的路上,文卿聽我轉述後,嗤之以鼻:「如果真能預知,算命老師把自己的運看好一點,就不必那麼辛苦一個一個的算啦! 所以啊 !車子別幻想飛回來,準備標會吧!…」 (彥依與藍色大車在轉角花園合影) 唉!一邊說我家有喪事帶衰;一邊說我年運特強,該 相 信 誰 呢? 待續喔製冰機

wjdjql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