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網友在百度貼吧發帖說,4月26日下午,位於山西省永濟市鸛雀樓前的廣場上,就出現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:一男一女竟用紙箱擺起了臨時“香案”,然後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著鸛雀樓倒頭便拜,以圖“升官發財”。(4月29日黃河新聞網)
  這對男女是為即將退休的老父親祈求個副科級待遇,各位看官們先別急著把他們上來就是一通口誅筆伐。換個角度來說,父親作為即將退休的老公務員,在這個節骨眼上有點想法,絕對是人之常情。當然,從景區條例來說,這種拿著紙箱子插香的行為實在是不可取。不僅夙願成真屬於未知數,把景區埋下個火種啥的,還真是得不償失。
  在當下,公務員絕對是各種新聞由頭的最火關鍵詞。很多人把這個群體作為既得利益者看待。各種灰色收入、雙軌制的養老金制度,甚至是中午吃食堂的一元飯票,在以訛傳訛中都成了大家不待見的抨擊對象。然而千人往往一面,很多基層公務員的苦楚,卻無法衝出大眾的輿論心牆。在“反正我是不信”的語境下,他們也就成了“被幸福”的一幫人。
  新聞中這個快退休的老公務員,本來按照常理來說,非實職通過工齡、考核分數來看,享受到副科待遇問題應該不大。畢竟待遇是副科而職務是科員的情況已是較為普遍的。當然,在道理上的可行性,有時候在現實中卻往往行不通。
  在越高級的部委機關大院中的垂青指數,就自然比在基層小單位要高。這都是因為崗位編製所局限的。這也會導致機關大院的年輕人,在有學歷的背景下,可以攀到正科、副處等待遇;而基層的部分老同志,卻只能被崗位所限制,級別就這樣原地踏步。
  我們在這談論公務員的待遇,原則上並不和他們為人民服務的初衷相衝突。誰都是吃五穀雜糧的,誰都要養家糊口,人在奉獻的同時,不可能自身沒有述求。拋卻了以往道德至上的大帽子之後,我們討論這個問題則更具有現實意義。正因為如此,我們就更加要把目光投在這些俗事上。
  如今,國家公務員局全面推行公務員分類改革已經“箭在弦上”。這個改革動作可讓大部分人退休時的“天花板”到副處級待遇,這曾引發了很大的討論。人們在討論可行性成本之後,其實更應該看到,拓寬公務員上升通道,使真正做事者獲得公平待遇,這本來就是一種現象級的回歸。崗位限制而導致的人浮於事,不僅挫傷公務員的積極性,對於行政改革的鋪進,無疑是具有牽製作用的。
  而這對跪拜燒香的男女一樣,最原本的初衷是渴望老父親能夠體面的退休。如果你懂得他們的苦心,也就完全沒必要把他們當奇葩看待,人艱不拆便是。
  文/謝偉鋒  (原標題:要看見“副科級待遇”背後的初心)
創作者介紹

artists blog

wjdjql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